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夫妻恩爱之家

我的婚姻见证(一)

时间:2011-7-25 10:52:11  作者:未知  来源:转载自:福音中文网  查看:209  评论:4
 

第一部分:我的第一段感情故事

“他从高天抓住我,把我从大水中拉上来”(诗18:16)。

我是在1993年10月份认识主的。这之前,我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经历。那时我大四,她大二,时值青春,情感挚真,我们都用心来营造这一片爱情的天空。虽在同一校园,彼此却飞鸿不断,且都用日记记载着相处时光的点点滴滴。那真是一段以爱情为信仰的年代,我们将诗意洒满所经过的每一段路径。毕业离校时,她背着父母和我一起去黄山、南京、北京,后来又来到我的家乡内蒙古。我们信誓旦旦,挽留着正一点一滴消逝的光阴。毕业以后,我单纯地相信,两年以后我要考回我们就读的同一所大学读研究生,而她也会等我两年,一起考研,共赴美好前程。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离别前的那些日子,虽然身体和心灵都走的很近,我也有着蠢蠢欲动的可怕情欲,但却蒙神保守没有去越轨犯罪,这在我归主之后令我极其感恩,也成为我日后良心得平安的一个极大因素。

然而三个月之后一切全都改变了。她给我来信说和我相处觉得太累,没有盼望。甚至说﹕“我们的爱情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其实我并不爱你。”我备受打击,有如晴空霹雳,痛苦又愤激。一个以爱情为偶像的人开始承受偶像破裂带来的一切痛苦:备受心灵的煎熬,常常整夜失眠。直至1993年10月我信主之后才从痛苦中走 出。1995年3月份,我带着神的爱和饶恕去到学校和她分享我的信仰并真挚祝福她和她的男友。那一年的圣诞节,我收到她的贺卡,上面说:“大约主真是万能的,他赐给了你一份平安的心态……”

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段感情故事,虽然是痛苦的经历,却也是分娩的经历。因为神借着这段经历将我带到了救主耶稣的面前。不仅如此,这一段感情也是我进入婚姻之前的一个序曲,使我明白人间的感情是多么的脆弱无定,除非救主耶稣作为婚姻的盘石。

第二部分:走在情感的旷野中

耶和华如此说:“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耶2:2)

此后有近十年的时间,我走在了情感的旷野之中。1993年10月是我人生的一个极大的转折,那时基督耶稣进入了我的生命之中,使我的心备觉甘甜,深感奇妙。我的人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因为救主在我的心中,使得全世界都黯然失色。我每天都陶醉在重生后的喜乐境界里,巴不得所有的人都来分享我的感受。我告诉所有的同事、朋友和同学,我是基督徒了。我彻底地戒掉了烟、酒以及一切浪费生命的娱乐,也不再开那些无益的玩笑了。并且写了退团申请,郑重地向单位公开我的信仰。我每日读经、祷告,定期去聚会,遇人就讲福音。虽然在随后的三年中我在单位里也饱经试炼,但我内心的甘甜却与日俱增。而且神在我的志向上也做了彻底的扭转,从前我向往读书深造,也羡慕大城市的生活;但神在我的心中做工,使我看到人生的虚空和痛苦,我便向往能去做传福音的工作。1997年元月份,我经过三天的禁食祷告后,做了一个一生中的重大决定:就是辞掉了那份很稳定、收入也不错的工作来服事主。这意味着我将不再有收入,也不再能分到房子,以后结婚成家、奉养父母都会面临很大的困难。再说当时也没有一个人或一间教会来支持我的服事。一切都看起来很不现实,也不为人所能理解。但我的内心却非常的平静,似乎一切的道路都在神所给予我的信心之中。我相信他是慈爱、全能和信实的主,他必会顾念我一切的需要。

从那时到2008年,我就一直投身在农村与边远地区的布道工作上了,有一半的时间在外面,另一半的时间在市里学习装备。神也将有同样负担的同工赐在我身边,我们同吃同住,一起事奉。

自我信主以后,我就决志要找一位能和我同心同工的基督徒为婚姻伴侣。97年我辞职全时间事奉后,既无房子,又无薪水,可选择配偶的圈子就更小了。再加上我年龄也一年一年的增加,很快就越过了正常的婚龄。虽然我年轻时英俊风趣(别人这样说我),也不乏有女孩追,被我谢绝的也不少。但年龄使这些优势渐渐地失去,由于我经常去农村,看起来的年龄比我实际年龄还要大。再说即使女方愿意,人家父母一听我这样的情况,也会断然拒绝。有一次在农村,一位农民跟我说,“像你这样的情况,我就是有女儿也不会嫁给你。”我的父母也为我着急,从前他们以我为光荣,因为我是老家第一批应届考上重点大学的两个人之一,他们满以为要跟上我享福,谁知我事奉了主,清清苦苦,连成家也困难了。

诚实地说,我一点也不后悔我花费在农村的那些岁月,一点也不后悔能辞去工作,两手空空地来事奉我的主。那些年我的心离主实在很近也很甜。我为自己能将青春年华花费在主的身上感谢神。我曾经是一个以爱情为偶像的浪漫男孩,神却借着这些年农村的旷野生活,除掉了我心中的偶像,使我将最纯的爱归给耶稣基督。同时那几年也是我信心飞速成长的时期。虽然在外面的环境来说,我的一切都变得毫无着落,结婚的指望也随着我的青春年华一起埋葬在穷乡僻壤里;但信心之眼在我的里面却越来越明亮起来。我相信神在我的生命中有他的美意,也相信他是我婚姻的主,他定会为我做最美好的安排。我那时经常以圣经人物自勉:在我读经的时候,所有关于善美女性的经文,我都化作祷告,为着我未来的婚姻做准备。

现在想起来,那时我们在一起的几个大龄同工过着何等有福的生活。我们彼此安慰,共同服事,一起面对彼此生命中时起时伏的幽暗。有一次,我在试炼之苦中感到低落的时候,一位同工过来跟我说,“你知道吗?刘弟兄,当神的时候到了,我们想多过一天单身的生活也不可能了。”果然一年之后,我们几个同工都相继进入了婚姻。回想起这段经历,此刻的我,心被恩感,泪如雨下。那之后不久,和我们相伴十几年的另一位年逾六十的老同工也进入了婚姻的殿堂,谁能阻挡神恩待人的时刻呢?

第三部分:遇见神赐的配偶

“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9)

从1993年到2003年的十年时间,神实在给予了我极好的预备。透过那些年旷野的经历,使我得着了一个完全为神旨意而活的心,也倒空了我内心喧嚣的尘世之爱,使我能谦卑地领受从神来的一切预备。我的生命也成熟了许多,愿意照神的意思来拣选配偶,不是照自己的意思。因为他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 

 

在 2003年的七月,我到另外一个城市讲道。聚会的地方是在一位姊妹开的幼儿园里,有十几位弟兄姊妹来参加,其中也有我的姐姐。讲完道后回姐姐家的路上,我在前面走,背后有两位姊妹窃窃私语,大意是想介绍这里的一位姊妹和我见面,看能否考虑谈婚的可能。这位姊妹是一位寡妇,且带着一个五周岁的女孩生活。回到家中,姐将她们的意思告诉我时,我的心很抵触,觉得这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我姐说一位很值得信赖的姊妹告诉她,“别的姊妹我不敢保证,但这位姊妹真的很好。”然而我的心却丝毫不为所动。

那一周的聚会分明能感受到神同在的荣耀,我的心浸润在属天的喜乐中。在那一周里,我也听到好多关于这位姊妹的故事﹕她如何贤惠善良,爱神爱人,且她准备要考神学院去服事神。她给我留下的印象也不错:皮肤白晰,美丽温柔,待人真诚,服事殷勤。她的小女儿也很可爱,白白净净的。她在那所幼儿园任教,兢兢业业,深得园长和家长们的喜欢。

说来也奇妙,在第一次离开那里时,她正好和我坐同一趟车来我所在的城市参加神学考试,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位弟兄。她的性格热诚而又内敛,稳重又有些天真,和她在一起我很平安。似乎她对我颇有好感,临下车时将她所有的酸奶都送给了我,而我也半推半就的接受了下来。接下来的时间我似乎遗忘了这件事情,但姐姐给我打电话时告诉我,让我将心向神敞开,去寻求神的旨意。又说那里的姊妹们很热心此事,而“她”也很有此意。不知为何,我的心也像上次接受酸而甜的奶一样,不置可否地领受了下来,愿意寻求神的旨意。

第二次去那里的时候,圣灵在聚会中的工作依然十分明显。这次姊妹们安排我俩有一次单独的交通,我感受到她有些羞赧,但内心很仰望神,那一次我们的谈话拘谨而又愉快。然而,离谈婚论嫁还有好大的距离。对我来说,内心的情感已经向异性关闭太久,如果不是神迹,我内心层层的隔膜不会容让任何一个女性进来,更何况一个像她这样带着孩子有过婚史的人呢?一周事奉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我向神祷告,如果是神的旨意,求神使我清楚地知晓。虽然和她相处并不为难,众人也都在为此事祷告,但我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动。于是在一个晚上聚会结束后,我悄悄地决定第二天要回到我所在的城市。结果有一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她的小女儿,我一直没有和她说过话,她也似乎一直是安静地陪伴着大人,突然冲出来,拉着我的自行车,又回头和她的妈妈说:“你别走,等等,妈妈,出来,我们一起走。”我的心顿时感到神极大的同在,我和她们母女俩一起去到她们居住的那个狭窄漆黑的巷口,然后告别。回到姐姐家时,我有一种很深很奇妙的感觉,觉得这件事情必定是神的旨意。它正以我无法抗拒的步伐向我走来,而且越来越清晰。

第二天早晨,我去到她所在的幼儿园,前面说的那位可信赖的姊妹,同时也是我们这件事的牵线人跟我说:“真奇怪,早晨佳佳(孩子的原名)在我家不停地写一个字:‘爸’。”而“她”来幼儿园的时候也跟别的姊妹说:“孩子昨天晚上回去跟我说:‘妈妈,你给我找个爸爸好吗?我叫××叔叔爸爸好吗?’”据我所知, “她”不是一个轻率的想要早早嫁出去的女人,而孩子的心更是单纯的,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不会轻易愿意让别的人做她的父亲的。那一天我的心无可抗拒地被神打开了,我仿佛听到了神的声音,也听到一个失去父爱的孩子对父亲的呼唤,我不忍心也无法去拒绝。我感受到在我正因为神旨不明准备回家时,神借着一个小孩子将他的旨意告诉了我,于是我多呆了两天。奇妙的是,神也渐渐地将她放进了我的心,我也开始喜欢上她了,甚至有爱意萌生了。

在第二次分手时,爱意在我的心中悄然的开始发芽。当时的日记记下了我当时的感受:

“真爱是一个奇迹。只有真爱的主才能创造,才能生发,才能结果。男人的挣扎是失落了肋骨,女人的挣扎是离开了贴心的部位。除了神,没有谁能将女人带到男人面前,更没有谁能将女人放回到男人的贴心之处……我与慧的相遇是一个神迹。愿神怜悯我,使我的心在寂静之中由神来完成他的放回之工,也深信爱情之歌将由此写下,并从我的口中发出,而且日益甜美。”

但看起来依然道阻且长。我的父母是否会同意?她的家人是否会同意?我是教会同工,教会是否会同意?但在我准备接受神旨意的同时,有一个信心的意念在我的里面是,他们都要同意,而且很快要同意。果然,我回老家探望父母时,试探性地提到这件事,没想到我的父亲竟然一口答应说:“有个小孩很好,我要供她上大学。”我的母亲也说很好。神真是在他们心里动工了,使他们愿意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婚姻。而我回到教会和同工们分享时,大家都说听见后内心很平安。我和一位牧者说这件事时,旁边他的师母说:“既然是神的旨意,为何不手拉手快快地进入婚姻呢?”神也真的是在教会做工了,他们如此快地印证了此事。当她跟她的家人说这件事时,他们也很快就答应了。

第三次我去到那里时,一切都已不再一样了,我和她在一起相处时感到出奇地和谐,而且神使我更真实地看到她身上诸般的美德:诚实、殷勤、谦卑、怜悯、爱心等等,我在神的旨意中也大大找到了安息。

在第三次分手的时候,爱意在我的心中已开始吐穗结实了,有当时的日记为证:

周三 2003年9月24日

清晨醒来,心里有一份温柔、甜蜜的感动,以至于停下祷告,由不得要写下来。昨晚分手时的场面还记忆犹新,令人幸福和陶醉。我真的从心里爱上慧了。我的心、我的人都被爱的力量浸润和打动着……主啊,求你教导我们怎样相爱,也求你使这份你所发动、你所指示的爱畅流不息,并且开花结果。因为你曾说:“人在爱上完全,便是完全。”我的主,你把慧和佳佳这两个宝贝带到我的生命中,求你使我能把你的真爱带给她们,也求你使我能真正成为一位爱的仆人,如你的使徒约翰一样。也求你使这个家庭能在世间向千万个家庭传讲、见证你的爱,使你宝贵之名能被尊崇。但我是一个软弱的受造之物,也是一个被罪和世俗污染的罪人,求主忍耐我,也求主帮助我,使我知道“你能够”,也使我知道你是我们这个家庭的主。

到此,所有的幽暗阴翳都已变为光明,我们都乐意去接受神的旨意。2003年10月2号我们第四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平静而又确信地举行了订婚仪式。在一些相近的肢体的环绕之下,在上帝面前,我们彼此将



上一篇:我的婚姻见证(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评论者: